Home 拳藝經論 潘詠周宗師─答問
潘詠周宗師─答問 PDF 列印 E-mail
作者是 潘詠周   
週一, 12 十月 2009 11:09

 

《一》問:如何才能做到氣沉丹田而不會憋氣?


答:所謂氣沉﹝歸﹞丹田僅僅是以意為之,所謂用意,亦不過是加一些注意而已,不是用力努氣,也不是用呼吸硬壓,將氣下壓當然發生弊病了,如果順其自然,覺得有氣流動,或有麻酸的感覺,指尖有針刺的感覺,都是氣通的現象,此種現象不過是生理之反應,在功夫方面,能夠覺得內氣﹝即中氣﹞有些活動而已,待功夫深進,內氣逐漸充沛,就能做到以意引氣,由氣催形,達到功夫高深的境界。


《二》問:練拳時應持何種態度才對?


答:從前人練拳以技擊為主,現代人練拳以養生為重,所以不以此為職業者,不必如何的苦練,但必須視為生活之一部份,猶如吃飯睡覺,為每天一定要做的事,如此日復一日,血脈流通,身體強健,技擊工夫亦在不知不覺中長進,所謂長久功夫最難得也。


《三》問:與人搭手時,如何才能得機得勢,制人而不受制於人?


答:兩人搭手,是關係彼此兩方面的事,在我果然要能完全捨己從人,但亦不能盲目從人,所以有從近不從遠之說,蓋彼我各有界限,貿然進入彼界猶如孤軍進入敵陣,自屬危險,如覺得不得勢,立即回來以免失敗,如彼勁落空當然可以發放由我,但是不要忘記一個機字,就是得機才可發放,機不過在剎那之間,瞬息即失也。至於如何可以感覺靈敏,全在乎平時練架中練出來的。


《四》問:能否以纏絲勁來解釋剛與柔之觀念?


答:纏絲勁之所以要求一纏到底,纏足,即是剛柔互用之義,初纏開始是柔勁,到底是剛勁,其間由柔到剛是漸變的,這剛柔的變化,雖是有規律的,但又須因敵而變化,不是一成不變的,臨敵沒有變化,自然不能陰陽相濟了。


《五》問:太極拳的退讓是否有其特別的解釋?


答:退與讓以太極陰陽之理來論,同屬於陰的一面,但是太極陰陽之理是陽極而陰,陰極而陽,陽中有陰,陰中有陽,要陰陽合德(相濟),所以在太極拳來說,是讓中不讓,退而有進,退讓不是躲閃,如果是犯了躲閃而退讓,是謂之病手也,所謂病手,就是陰陽不能相濟。如果左讓而不能右取,右退而不能左進,這是一味的退讓了,成了躲閃,如果一味不讓不退,就成了頂撞了,其理易明。要做到不犯病不容易,說到這裏就要懂得開合了,開是勁的擴大,合是勁的縮小,其間毫無霸力橫氣,因之不可能犯開的時候去頂撞人家,合的時候去躲閃人家了。


《六》問:發勁為我小圈佔入對方之重心?


答:不錯,所謂發勁之勁,是內勁。陳鑫說:「內勁猝發,如迅雷烈風之摧枯拉朽,孰能當之。」又說:「精練已極,極小亦圈。」而將「佔」字改為「鑽」字其意將更貼切。

《七》問:練拳時,總覺得下盤較為呆滯而不靈活,如何改進?

答:肩與胯是人身兩大關節,肩為上肢之關鍵,胯為下肢之關鍵,兩處都要真正的開,下面的胯是較上面的肩難練,因為下肢部份要負擔身重,所以覺得比較呆板,能加功夫,不難求得輕靈中有沉著,和上面肩部相互配合一樣靈活。

《八》問:練拳時,腳趾是否要用力抓地?


答:關於足部之勁,陳鑫書上雖有「足五指用力踏實抓住地」之說法,但要記住是要在用力不過的大原則下去實行才對,至於腿部纏絲,順纏著力於足部之外側,逆纏著力於足部之內側,兩足平踏於地,足趾自然伸展,有緊貼抓住之意,足趾不可有彎曲作抓地之狀,是有像螺絲上緊到之之感覺。


《九》問:拳架演練於何時辰最有效用?


答:一般說來以早晨起床後空腹練習最好,否則,在晚間飯後最好隔兩小時練習,可視各人生活之時間如何分配,決定早晨或晚間後不要變更養成習慣。


《十》問:習拳之歷程及所須具備之條件?


答:習拳歷程是要耐心與毅力,先是摸索,在此階段理論與方法聽了即忘,聽亦不解,但是應該多聽慢慢地記在心裡多記,架子漸漸練得正確而純熟,慢慢地在練架子中得到印證了,那就進入明朗階段了,到此階段功夫不輟繼續猛進始進入貫通階段,所謂貫通是內外上下、理論與實際均能貫通了,如此練習,經歷在時間上少說亦須十年,上下貫通以後,尚須精進達到神明階段,所以陳鑫謂大成則九年,小成則七年,至於精妙,亦終身不盡之學也,勉之。


《十一》問:『重心虛實』與『外形虛實』之比較?


答:有人謂「重心就是重心,重心可以變動,卻沒有虛實」,以此否定重心虛實是不對的,重心之變動不外上(高)下(低)左、右、前、後,即影響拳架(外形)之虛實,偏左則左實右虛,偏右則右實左虛,故虛實確實包含著外形,因為拳架外形變動,重心亦必變動而變動了虛實,所以一般祇說重心虛實,不說外形虛實。


《十二》問:何謂『呼吸自然』及其做法?


答:呼吸自然通常之理解為吾人平常之呼吸,陳氏太極拳之呼吸是採用腹部反呼吸,配合拳架之開合呼吸謂之拳勢呼吸,須漸漸做到,方法是在呼吸自然的原則下漸漸做到腹部反呼吸,進而達到丹田內轉和氣歸(沉)丹田。


《十三》問:『沉』與『整』之本質?


答:『沉』與『整』兩字都是指勁而言,所謂沉勁、整勁且對整體言,上肢三關節肩、肘、腕配合下肢三關節胯、膝、踝,至於腰是上下體轉動的關鍵,是主宰全身的動作,要靈、塌、直;所謂節節貫串除全身之勁沉著外,骨節既要鬆開又要虛虛對準『籠住』,而非『鎖住』,鎖住是死板了,籠住是靈活的,此種地方祇可意會,不能執著,以意貫氣於骨節之中,使有一種騰挪之意,那就能做到節節貫串達到勁整而靈活的地步,外力之來,挨我任何部位因為我的整體安排得很好、很穩固,外力不能破壞而被反擊彈出,不是用蠻力而是用意勁巧力,所謂借力打人、四兩撥千斤也。


《十四》問:『腹內鬆靜』其中之『靜』字與『淨』字之比較?


答:腹內鬆靜最早應是見於李亦畬手寫本武氏太極拳譜中之『十三勢行工歌訣』,有『腹內鬆靜氣騰然』之句,後來楊家拳譜將此句之『靜』字改作『淨』字,『淨』字似乎可以包含『靜』字之義,我之用『腹內鬆靜』是從陳鑫對於無極和太極在拳的解釋:『平心靜氣以待其動』之言,故用此『靜』字,至於有一股氣騰然而起,是所謂『以待其動』,動的時機一種感覺而已,並非丹田內轉之象。

《十五》問:陳鑫文中說「兩膝合住勁,腰勁下去,兩足常用鉤勁,須前後合住勁」其意為何?相互間有何相關性作用?


答:這是陳鑫在論纏絲勁文內所說練拳時周身規舉,是說頂勁要上領,襠勁要下去,﹝再說明襠要撐圓而合住﹞,這樣有上下對拉之意,自能自然中正,兩肩之勁鬆下,兩肘之勁沉下,兩手之勁合住,而胸自然前合,目勿旁視,而以在前面的手為目標,頂勁不倒塌,胸中心氣靜而沉下降,氣自然歸入丹田,兩膝合住勁,腰勁下去,﹝是塌下之意﹞兩足常用鉤勁,不論何種步型,兩足能在平行線上,自有鉤勁,要前後合住,如此則襠、手、膝、足四部都合住,支撐八面,穩如泰山矣,自己根盤穩固不呆板而靈活,自能物來順應,自然合拍了。

《十六》問:同門中談起拳理和看法均差不多,但演架味道卻不同,覺得迷惑?又演架剛柔之間如何掌握才對?


答:演架有關各人之個性習慣喜好勤惰悟性體型種種情形而有所不同,因之同一老師教出來的,着法相同外,神韻味道等頗多不一樣,尤其是學多種拳術的更受影響,祇要無乖於理法即可,比較注意這個或那個都無關緊要,但一門自有一門之特點,陳氏太極拳除纏絲法則外,演來要有空鬆圓活之趣,能夠做到空鬆圓活,就能掌握剛柔快慢虛實等所謂陰陽合德矣。


《十七》問:陳鑫謂「氣不由中心丹田而發,則氣無所本,而失於狂妄」,練拳雖隱約覺得發勁與丹田有所關係,卻一直捉摸不著,每一招成式做到呼氣務盡的要求時,小腹無法自然微凸,是否呼吸有問題?

答:呼吸時無法做到小腹自然微凸,那就是無法做到氣歸﹝沉﹞丹田,是不能放鬆腹肌,任橫膈膜自然下降,是否練過腹部正呼吸,不慣於腹部反呼吸,祇要在呼氣時胸腹不著絲毫之力,呼氣出盡即能腹部鬆淨,氣就能沿下而又能騰然矣,要知道呼氣之終即吸氣之始,所以不須注意吸氣,呼吸亦自然矣,陳鑫所說之由丹田發行於四肢與氣歸丹田都可以做到了。


《十八》問:練拳的階段中,內勁與外形動作,需由腰脊引發再催到四肢,是否應留意催動,又留意腰間會不會造成過度與強求?


答:關於四肢動作應由腰脊催動,初學時要注意四肢身體如何動作,是無從留意腰脊去催動,要到動作稍熟練後身體四肢的動作可以不加思索了,再留意於每一動作由腰脊催動而出,開始時當然不能使所謂中氣內勁運行到四梢﹝動作螺旋即為纏絲勁﹞,功未成會有勁走一半催不到末梢不均勻偏重偏弱等情形,功夫不輟,日久漸能達到運行暢利而且不須去留意腰脊如何去催動了,一動自然由腰脊而發,全身各部成一整體﹝整勁﹞,不但外形如此,內裡氣功亦可配合達到意到氣到勁到的境界並非難事。


《十九》問:陳氏太極拳的呼吸法是逆式呼吸,練拳時應如何與拳勢配合?


答:關於呼吸方面要順其自然,切不可自作聰明屏氣致有胸悶憋氣的現象,演架做好在每著停﹝成﹞式時,腹部放鬆呼氣務盡而令氣歸丹田,功久丹田自然能發生奧妙的作用。


《二十》問:陳鑫所謂清濁氣為何?如何去體會?


答:有關清濁氣一節,要知道太極拳是依據太極之理,就是陰陽之理,所以說到太極拳的一枝一節都要分陰陽,所謂清濁氣就是說到太極拳的氣機亦要分陰陽,陳鑫著作有運動氣機圖說明清氣上升行於手,濁氣下降行於足,又謂氣機行於肱內皆纏絲勁,言手而足在其中,清氣屬陽,濁氣屬陰,是一種理論說法,不是方法,要如何練法。


《二一》問:練拳時腿部酸痛應否暫時休息?身上感覺有氣流活動時,如何去配合拳勢導引?


答:練拳過程產生的種種自己感覺是因人而異各人不同的,無正確與否,亦無好壞之分,大致說來初學時一無所感,如能用功苦練腿部酸痛仍舊勤練不停,則酸痛漸癒是為換勁﹝或稱換力﹞,是舊力漸去,真勁漸生,此為練拳必經之情形,隨酸覺得內部有氣流活動,先是無規律漸漸可以隨拳勢而動,出掌時指尖有似針向外透發,背脊與臂腿中有氣流纏繞著,進而能配合呼吸的出入,再進而能意之所至氣即隨至,氣至勁亦至的境界,其間可能發生種種自覺現象,不要去理會,只要練法不錯無關緊要,因為各人身體素質不同或有宿疾,所以感覺不同。


《二二》問:如何學好太極拳?


答:學習功夫不但要有恆心,又要有耐心,所以學拳要立敬誠信忍恆五心。

一‧要有敬業精神之敬心

二‧要有虔誠不渝之誠心

三‧要有深信不疑之信心

四‧要有忍耐苦楚之忍心

五‧要有堅定不變之恆心

立此五心始克有成。


《二三》問:練拳時手背翹起是否合度?又金雞獨立一勢上提虛懸之腳,老架與新架不同,有何區分?


答:考陳家太極拳講究纏絲勁,腕部動作最要注意,手背上翹氣勁不能通達於指尖名為斷腕,是為大病也。又關於金雞獨立虛懸之腳,老架是腳面須繃緊腳尖朝下,新架腳平腳尖朝前,由新架蛻變之小架亦是腳尖朝前,所以有不同者,因上面兩手向上下伸展之程度有異,老架比較開展,新架小架比較緊湊,腳尖之朝下朝前乃自然之配合也。


《二四》問:練架時上半身鬆開,應否有一絲掤意照顧周身?


答:練架時應為周身肌膚骨節處處鬆開,一絲掤意不夠,要用堅強的意識掤著,即是要提起全付精神,然而以意換彼皮毛而我勁已入彼骨裡自然克敵致勝也。


《二五》問:與人搭手,動步或動作較大時發現會丟頂及掤勁偏差易為彼所

乘,應如何修正?


答:因動步或動作太大時沒有確實做到立身中正,有偏倚不能支撐八面,不知不覺中發生僵拙而有丟頂了,不論自己練拳或與人搭手,總須保持立身中正最為緊要動度大小不受影響為要。


《二六》問:與人搭手時,如何以我勁接彼勁?


答:我勁接入彼勁,乃指腰腿,在我則應為一整體,腰為主而已,不必考慮在彼如何,即可做到借力打人,所謂四兩撥千斤也。


《二七》問:與人搭手時,如何引人腳跟拔起?如何接住彼勁放出?


答:兩事其實是一事,能引人即能接勁,能拔起即能放出,陳鑫謂:「人所來者,沒有不是的,但問我之素具備與不備,功夫成與不成耳。」素是素養就是平日的修養和訓練足夠與否,如果關於練習方法的一切要領都可以做到了,又有相當時間的訓練,自能達到陳鑫所說的:「吾素所謂拳者權也,所以權物而知其輕重也,至要成時吾之一身皆是拳,權其所來之輕重酌量應之,不拘方向,不拘力之大小,四面八方皆能打人,但未到其時不能耳。」可見「至其時」三字是最關重要的,「時」即是功夫火候也,功夫已達相當程度假以時日,自予以磨練自能如太極權論所謂之「愈練愈精,默識揣摩,漸至隨心所欲。」陳氏太極拳是以內練為主,練法是以外引內,內裡有了以內摧外,而達內外合一,欲求內線功夫必以培養內勁為途徑。


《二八》問:練拳時如何去運行丹田配合拳架?


答:練拳時只要虛領頂勁和氣沉丹田﹝內斂丹田﹞一上一下注意把握在有意無意之間即可,切勿太過著相,引起弊病為要,練老架小架砲捶都是一樣。丹田即下丹田,臍下腹部﹝小腹﹞。


《二九》問:練拳時心氣下降與呼吸應如何配合?


答:心氣下降,氣歸丹田,古人謂心包括很多,除心臟本體外,又指意識,所以謂腦之別稱,因之心氣可解釋為心臟部份,即當胸部不可著絲毫之力,有下降之意,降至何處,降至丹田﹝降者是氣,心臟不可能跑到丹田腹部﹞此是指局部言,以全身言即以腦意識領導全身之氣下降也,所以心氣下降一語可以說小而無內,大而無外,﹝包括全身之氣下降也。至於呼吸祇要在自然呼吸之狀態下於每式定式時,氣歸入丹田,漸漸達到開呼合吸的拳勢呼吸,一切就自然配合了。


《三十》問:練拳時外形如何與內氣貫通配合?


答:所謂外形上肩胯能夠配合,配合的是動作,是動作的方向角度,而重要的是纏絲,即然是纏絲則外形上有順逆之別,內氣必有所感覺,順纏時內氣有回收歸丹田的感覺﹝此處不要和每式定式時呼氣出淨氣歸丹田混為一談﹞,所謂陰中藏陽,陽中藏陰,一而二,二而一也,﹝詳見陳鑫著作第六勢摟膝拗步以中氣之運於者言之一節﹞。


《三一》問:何謂「寸勁」?


答:太極拳之勁與氣是一物的兩面,行於骨中者是氣,形於肌膚者為勁,因之以氣運身一句話也可以說以勁運身,所以有運勁之說,勁之運亦要分陰陽,陰則為化,引,收,蓄,柔等,陽則為打,擊,放,發,剛等,勁要蓄得足,才能發得透,習慣上用語祇說化為發,並將勁之發出剛強者為發勁,有發勁之意,無發勁之形,剛度較弱者為放勁,「寸勁」則為短距離之發勁,亦稱抖勁。目前一般太極拳無發勁,或有放勁,甚至亦無放勁,僅為運勁而已,陳氏拳架除柔勁外,發勁方面小架發的差不多都是抖勁頗為難練,老架,二趟架內演手肱拳,變勢大壯﹝連珠砲﹞等為發勁,玉女穿梭﹝連珠砲﹞倒麒麟等為放勁,其餘發的亦為抖勁,頭趟架演手肱拳為發勁,倒捻肱為放勁,撇身捶,青龍出水為抖勁,總之練拳到了成手,不論發勁,放勁,寸勁應敵變化能隨心所欲了。


《三二》問:練拳時呼吸吞吐如何配合?


答:練拳之吐氣發聲茲述於次:

一‧呼氣用呵吹噓三音,呵音用於發勁,有形之發勁如演手肱拳,無形之發勁如六封似閉,一切有形之發勁都可以用呵,至於吹噓兩音則用於放勁,長呼時用吹,短呼時用噓,例如單鞭與倒捻肱,在其他長呼與短呼時之放勁亦可運用。

二‧哂音用於吸氣而有向上提升之意時用之,如白鵝亮翅之右手上

提。

三‧總之打拳吐氣發聲要出之自然切勿勉強做作,覺得氣不流暢可以發聲來使氣通暢。

四‧吐氣發聲配合五臟之說不要過於拘泥,打拳時氣沉丹田是必須遵守的,勿須想由何臟行之。

五‧關於舌尖上捲輕抵上顎,或貼上顎,或舐上顎都是一樣,祇要輕輕觸及上顎即可。

﹝請參閱潘詠周老師之練拳吐氣發聲著作。﹞


《三三》問:與功夫好的人推手時,應該如何做才不會失勢?


答:至於已具門徑而尚未精通者遇到能手,雖不能求勝,但亦須自保,所謂自保,是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重心,不被外力所憾動,自保之道,全在於平時練拳,嚴格做到三大原則,練有功力,自能自保。與人推手,不過彼此印證拳藝,相互切磋而已,不宜存勝負得失之心也。


《三四》問:演練二趟﹝砲錘﹞拳架時應注意的事項?


答:演練二趟拳一定要把勁發出來,要鬆脆俐落,可以增長內勁。練習階段表中動作要領十四項,是為了做到心氣下降,氣歸丹田的目的,其中有一項不能達到,即不能達到要求的目的,就不能做到技擊的表現。


《三五》問:練拳時落點上一頓再起,是否斷勁的一種?也可以打成很柔而勁不斷的樣子,問題是那一種比較好?


答:在動作過程中有「頓」的情形,勁當然是斷了,尤其是故意做出的一頓的動作,練一趟架子從第一個動作開始,一直到一趟架子練完止,要始終相連不斷,滔滔不絕,一氣呵成,不能有卸勁的地方,和斷勁的時候,在落點時因發勁而勁斷了,用折疊來接續下去,卸勁則是萬萬不可,太極拳有掤勁永不丟之語。柔而勁不斷,這不是比較好壞的問題,如果在拳套中應該發勁的地方,就應當發勁,問題是發勁後似乎勁斷了,但是實際上以纏絲接上了,不僅是有發勁之處,就是不發勁之處,即每著的終點與下著的起點時,其中如何接骨鬥筍,應細心揣摩,再說得詳細些,一切動作要求圓,但是在落點時,因為要表現所謂的掤履擠按等勁就成了方,方又變圓,圓又成方,如所謂方圓相生,就能接得天衣無縫了,因之問題不在於發勁放勁與好與壞,在於如何接續下去,如果能真用力不過,則在活動過程中﹝不論起落﹞則無僵勁拙力,運勁空鬆圓活,就可漸漸做到勁斷意連,意斷神接的境地了。


《三六》問:打單鞭時,左右手的纏絲是否要纏到底,纏緊為止?是否有壓肩的現象,兩肩往裡捲的感覺,是否斷勁的現象,要不要避免?


答:纏絲要纏到底,纏緊為止。壓肩是經常要注意的,不讓它聳起,不是在單鞭左右手分向左右開展時才壓下,單鞭兩肩要鬆,陳鑫太極拳圖說有單鞭鬆肩圖謂功久則肩之骨縫自開,不能勉強,鬆肩不是躺肩。兩肩裡捲是定式時兩肩相合,很正常,不是斷勁,出諸自然,各種情況,毋須注意,無所謂避免,不避免。


《三七》問:攬扎衣等弓步的後腿,是否該直或略曲?


答:應略直而曲,在動作中四肢都應伸而後曲,曲而後伸,太極拳論所說的隨曲就伸,不僅是對敵時的你去我伸,你來我曲,平時練拳亦是一樣,要遵守的原則,都是陰陽相反相成的道理。


《三八》問:運手時左手上右手下在胸前正中,右腿打直時,也同時會稍為一頓,及輕輕的將纏絲勁捲緊,是否應該去掉?


答:在動作中間的一頓應去掉,纏絲勁是要捲緊,緊後即鬆,要自然地漸緊漸鬆,各個動作都是一樣,運手連續動作要圓活,看不出接頭的地方。


《三九》問:纏絲勁纏緊的感覺現象如何?


答:纏緊感覺現象是動作運行到底要停之時的現象,是一時,那時氣勁歸入丹田而為太極之象,然後再叫起下着,如此連綿不斷也。


《四十》問:陳氏太極拳演練的意境與其他拳術有何不同?


答: 太極拳與其他拳術相同技擊之外有健身之效,至於陳氏太極拳因有獨特之纏絲勁法是為我國上乘之拳藝,太極拳是依據易理為拳理,陳品三先生謂「太極者,剛柔兼至而渾於無跡之謂也。」又謂「自初勢至末勢,所圖者皆有形之拳,惟自有形造至無形,而心機入妙終歸於無心,而後可以言拳,可見拳在我心,我心中天機流動活潑潑地觸處皆拳,非世之以拳為拳者比也。」所以陳氏太極拳是由技而進於藝,昇華而入於道者也,望深入研究勉之。


《四一》問:如欲補推手之不足,如何在單練拳套中加強?


答: 平時練架是為根本,熟之又熟自能生巧,其實推手不作對抗性之練習,雖多練 習每易流於刻板而不能發揮出於自然之勁道,不如在單練拳架時注意每個動作之技擊含意,要一次連續不斷練幾趟﹝漸漸增加﹞以練耐力,注意發勁動作增加暴發力,如是練法用功日久自能貫通,與人交手化勁輕易、發勁乾脆落點準威力大,莫之能禦。


《四二》問:太極拳中有「推一把」之說,何意?


答: 「推一把」太極拳術語為「發勁」,是兩人對練「推手」時將對方用內勁發出去,拳套練熟每一動作用力真能不過,毫無拙力,對方用力之大小與方向就能察知,不受對方之力使之落空,是謂「化勁」,化後乘其落空而發之,此太極拳之化發二勁循環應用,太極拳勤練到相當程度即能運用也。


《四三》問:練拳架時,可否將身體及膝蓋儘量地放低呢?


答: 初學架式宜高較能省力,逐漸量力低下可逐漸練出高深功夫,架式低下襠口寬大比較費力,如此可以練出功夫,但架式低下是有限度,低到大腿平,胯部不低於膝蓋為準,腰胯放低要漸漸低下,酌量體力而為之不可勉強,如此高而低、低而高更替練習,久之自能欲高則高、欲低則低,功力亦日漸增加也。


《四四》問:太極拳真的有實戰作用嗎?還是只能用來健身?


答:一、太極拳係曲線運動,能使人體各關節圓滑靈活,柔筋活血,肌

肉發達,動作輕靈柔緩,呼吸自然,毫無粗燥暴戾之氣。所以能陶冶性

情,增長智慧,狀健體魄。無病者習之,固可增強。病者練之,亦屬相

宜,自可恢復健康。

二、太極拳演練雖以鬆柔為主,然尚有內氣運行於內,平時練習是在養氣儲勁。禦敵時,初則為柔無力,及接觸敵身乃變柔為剛,霎那間全身之整勁猝發而出,克敵於一瞬間。然此功夫非一蹴可成,必須循序漸進,由大圈而收至小圈,小圈而收至沒圈。復以內勁為其統馭,意之所在,即勁之所至,隨動作而變換其意,運轉其勁。應敵時,敵力加諸我身之任何一處一點,我因平時用意之靈活,可隨時應之,其力必在我圓圈之內。實則以虛化之,虛則以實攻之。功夫愈深,圓圈愈小,運轉愈快,回擊愈速。故太極拳有未見回手而敵已跌出數丈之妙。


《四五》問:金剛搗碓定式時,兩腳著地是否雙實?


答: 陳家步法之兩足總是一虛一實,虛實分明,還要求虛中有實,實中有虛,所以虛非全然無力,實非全然站煞,要變化靈活決無站煞之步法也。陳鑫謂:「太極拳自始至終,獨此一勢是正身法,端而肅,實而虛,柔而剛,上下四旁任人所感皆足以應之,此所以領袖群著而為之首,理實氣空圓轉自如,渾浩流行絕無滯機,每一勢完仍歸到渾然一太極氣象,絕無跡象可尋,端緒可指,外似停止而內無間斷,此太極之所以為太極也。」


《四六》問:沾連粘隨之勁與纏絲勁之關係?


答: 「沾」和「粘」是用勁之輕重,「沾」用勁較輕靈,「粘」用勁較沉著,「連」和「隨」是方向之不同,「連」是敵勁向我來而我接連之,「隨」是敵勁去而我緊隨之也,可以說「連」則用「沾」,「隨」則用「粘」,以陳氏纏絲勁說沾連用於逆纏,粘隨用於順纏也。


《四七》問:演練拳架是否應注意內息之運轉?


答: 拳套已畢平時練習要確切把握立身中正、用力勿過、呼吸自然﹝在定式時呼氣務盡,腹部鬆淨而內氣歸於丹田﹞三大原則,在外形上先求方正待拳架演練純熟再進研內裏功夫。


《四八》問:演練拳架已能熟悉,但覺有僵勁上下不協調,演練時應如何注意改善之?


答: 每天練拳不要間斷,趟數能多練最好亦不必勉強,要的是長久功夫,平時練拳除嚴守三大原則外並須揣摩空、鬆、圓、活之道,所謂空是肢體運行毫不著力,鬆是肌膚骨節處處開張,圓是動作弧形絕無稜角,活是轉換靈敏不落呆滯,如能體會到此四字之意趣則功夫當能更進入令一境界也。


《四九》問:頭套老架與二套砲捶於演練時應特別注意那些要求?


答: 陳氏太極拳頭套十三勢與二套砲捶外形上雖有剛柔多少之分,基本上均以纏絲勁為核心,先以頭套化盡拙力,二套用剛始可有剛而不折之妙,所謂偏剛無柔須防跌失,偏柔無剛難臨強敵,因之出手要剛柔融渾相互為用,而平時練架以頭套為主大概三比一﹝練三趟頭套練一趟二套﹞。


《五十》問:盤架已漸能合乎練拳三大原則,運動時是否應注意上下先後?


答:拳架動作、方向、部位已相當正確,至運動方面希多加注意在用力勿過狀況下手足一齊運動,中間胸腹隨之運轉,不分先後達到上下相隨一氣貫通,則功力長進可期。


《五一》問:演練拳套已能純熟,是否加重意氣配合拳架之演練?


答:拳套熟練不須注意一手一足之動作,精神貫注於整體之氣勢,手足向何處去眼神必先去,一面注意呼吸自然,深呼以養氣於丹田,如此勤練必有所成。


《五二》問:演架時腿的掤勁一直不好,現正由步法規矩著手,著意於襠的開圓,不知是否正確?


答:掤勁是一種滿佈全身的勁道,好像全身打足氣的皮球,此也由用意而來的,不是用力掤住,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由步法規矩著手是對的。


《五三》問:練慢時發現每一轉動好多缺陷,骨節雖都在轉但很不圓滑,如何改善之?


答:此乃週身纏絲不能一致,能覺得自己缺陷即是進步,應注意手足纏絲之配合,又要注意從腰部發出,多練久之自能圓活。


《五四》問:有關太極拳的方圓變化,言簡意繁,如何才能從拳架上深入體會其真義?


答:關於太極拳之方圓,陳鑫倣洛書作太極拳行體方正圖,倣河圖作纏絲圓勁圖,說太極拳實係外方而內圓,上圓而下方,方者其形,圓者其神也。昔日受教於 福生老師常以走架定式必求方正,動作行氣必求圓順為訓,今教人亦以此方正圓順為教,此陳氏拳藝之根本也。至於應用,則柔化為圓,發放為方,圈﹝圓﹞中有方之直點發放,一發即變弧線為圈﹝圓﹞之意,所謂圓中有方,方中有圓,就是圓化與方發互相變化為用,即是太極拳論所說的:「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粘即是走,走即是粘」之理,方圓互變,得其環中而應無窮。


《五五》問:關於「敷」字訣,何人所著?其意與敷蓋對吞四字同否?


答:考「敷」字訣解,但見於廉讓本初未註明為誰之著作,惟觀解文內有「氣雖尚在自己骨裡,而意恰在彼皮理膜外之間」,正與李亦畬五字訣,身靈一則內之「彼之力方礙我皮毛,我之意已入彼骨內」之意相吻合,當係亦畬之作無疑。敷字涵蓋一切,如亦畬所謂「包獲周匝」,敷蓋對吞四字已在其中。


《五六》問:關於太極提放之術,請指示心法?


答: 關於太極提放一節,「從兩肩收於脊骨而注於腰間,是自上而下,是謂之合,在運用上為提為蓄,由腰間而脊骨而肩而膊而指,是由下而上,是謂之開,在運用上為放為發,應用時勁起於腳根,主於腰間,發於脊骨,形於手指,成一股整勁,克奏全功。」方法先求動作與呼吸配合,開呼吸合,起吸落呼,氣歸丹田,功久中氣充滿自能斂入脊骨收放自如,在應用時不論在如何情況欲提﹝率動對方重心﹞,則將內氣﹝內勁﹞從兩肩收於脊骨而注於腰間,同時來一個短吸沉入丹田而提,隨即一呼而出而放了,非常簡單,關鍵在於脊骨。


《五七》問:脊背蓄勁如弓,發出時是否伸直放去,是否鼻吸口呼、唇微開、呼氣務盡?


答: 關於蓄發,武禹襄之打手要言第二段中有蓄勁如張弓,發勁如放箭之語,此不過以張弓放箭來形容蓄發之勁,開弓時,前手推後二指拉,拉滿如月圓﹝此時拉緊﹞,前後肘平列,身端體直,放箭時,前手穩固,後指〝撒放〞﹝突出鬆放﹞,箭即脫弦而射出,此〝撒放〞兩字為射法之名詞,太極拳勁之蓄發,武氏即以張弓放箭來形容,所以李亦畬有撒放密訣「擎引鬆放」四字亦以射法為題也,蓄勁時全身勁要曲蓄而有餘,發勁時要沉著鬆靜、專注一方脊骨之勁當然亦包括在內,但在外形上勿須如張弓之曲伸也,至於是否鼻吸口呼一節,陳老師所傳是鼻吸口呼,但口不宜張開,要似開非開以自然為要,亦不須舌抵上齶津液亦能源源而來,並無舌燥喉乾之弊。令師英傑先生教以自然呼吸如走路一般至為正確。


《五八》問:1950年北京體育委員會召開太極拳研究會,有人提出出席者陳發科練的砲捶與高瑞洲練的五行捶皆非太極拳,殊不知吳出於楊,楊出於陳,陳氏太極拳乃太極拳之源頭,實無知之極。


答: 不與一般見識而益見陳老師與高先生之修養和武德,砲捶是陳氏太極拳第二趟拳與少林拳之砲拳、砲捶不同,五行捶全名為太極五行捶,出自京兆武清縣少林拳大師李瑞東﹝人稱鼻子李﹞,其太極拳從學於楊露禪與班侯、健侯為師弟兄,並善摔跤其所傳之太極五行捶攙有摔跤手法,吾昔日有友習此五行捶是學於李瑞東之侄李子廉,架子勁道均頗佳,在台灣亦有練五行捶者現亦名東派太極拳。


《五九》問:據有人說,氣沉丹田一說乃抽象之詞,本無此穴,老師曾指示凡拳術均以養氣為主,用反呼吸氣聚丹田功力增加,以內摧外,究竟為何?


答: 氣沉丹田之說,所謂丹田是道家鍛鍊方法,所指部位的名稱地位因傳授而異,所以有丹田無定處之說,確是有些抽象,武術家所謂之丹田,是道家所謂之下丹田,在臍下小腹,有以氣海穴為丹田,有以中極穴為丹田亦不一致,所以陳鑫說:「不必執泥,使氣降於臍下小腹而已」,氣沉丹田在物理來說,是使人身重心移下可以穩如磐石難於動搖,至於丹田聚氣,傳統武術有三氣合一為渾元一氣,太極拳是以養氣入手,配合呼吸以意導心氣下降歸于丹田,日久功深累積充滿並斂入骨,再自後而前,由中過來遍及全身,人挨我何處,我意到何處,氣即從之而至,勁亦隨出疾如電光,到此境界,周身無一處不是如此,即無一處不是太極矣,至於平日鍛鍊方法甚為簡單,祇要在每式終時呼氣物盡,使氣自然歸入丹田,呼吸自然,待氣順暢後再接下式,如此日久丹田氣自然累積充滿,至於斂入脊骨及由中過來,均是積氣充滿後之自然現象,僅以意略為導之而已,如誤解為將氣強壓入於丹田,則為霸道橫練,必未得其益先得其害也。


《六十》問:太極拳有大圈、小圈、半圈、無圈之說,其相關性如何?


答: 太極拳的開合虛實,起落旋轉均走弧形構成圓圈,外形的圈有手、肘、肩、胸、腹、膝、胯、足等無數的圈,內裏的內臟、肌膚、骨節亦均有圈,並有輕微的按摩作用,所以太極拳是內外兼修的,初練時轉圈幅度大,所謂大圈,習久逐漸收小為中圈、小圈,純熟後小圈練到沒圈,但沒圈仍舊是圈,陳鑫說:「精煉已極,圈小亦圈」,「越小小到沒圈時,方歸太極真神妙」,至於圓圈的作用,就是象徵太極之有陰陽,在拳就有剛柔、虛實、輕沉等等,這就是太極拳命名之由來,在陳家每一動作,除動作的路線作弧形圓圈﹝有大、小、半圈﹞外,肢體各部並作向外向內的螺旋自轉,即所謂纏絲勁,所以有圈中套圈,比較複雜,楊家沒有肢體各部的螺旋自轉,比較簡單,至其內勁之作用相同。所謂無圈,上面所說的沒圈仍舊是圈,是無圈之形,有圈之意,是動度極小極速,而勁道集中而猛透,陳鑫所謂:「虛籠詐誘,只為一轉」,並無令有無圈之法,功夫純熟,自能到無圈的境界。


《六一》問:陳家溝有「鬆活彈抖」之術語,其意是否為發勁?


答:「鬆活」是身體鬆活,是要使筋肉與關節在鬆開柔和的狀態,「彈抖」是一氣彈抖,是運用內氣把身體震動發出勁來,是說陳氏太極拳的發勁情況。

最近更新在 週二, 03 十一月 2009 19:09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規定的自由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