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精選文章 一代名師洪均生先生的武學成就
一代名師洪均生先生的武學成就
作者是 蔣家駿   
週五, 04 一月 2013 23:42

洪均生先生(1907-1996),晚號八八老人,河南禹縣人,陳式太極拳第十七代宗師陳發科先生入室弟子,從學十五載(1930-1944)

,朝夕相隨,深得真傳。後困於家計,寓濟南謀生,雖離師而居,然謹記師訓,研練拳技精益求精;默識揣摩,每有所得。
1956年春,洪均生先生自濟再度赴京,從師進一步探求陳式太極拳技法,蒙師從推手到散手一一指點,反復試驗每一招法,精微巧妙,盡得要旨。
洪均生先生常說:“陳式太極拳沒有一個動作是空的,都是有用的。”確非虛語。他常與各拳種來濟交流訪藝者交手驗證太極拳技法,體會陳式太極拳“理精法密”之真義。
洪均生先生征得陳發科先生允許,將他所講解的各種招法融匯于原來所學套路中,期冀為學者開闢一條走向掌握太極拳技法微妙的捷徑,從1956年後以此套拳法傳于濟南學生。通過實踐,效果卓然。是以逐漸擴展到南北各地,日本、美國、東南亞友人亦陸續來學。如“日本太極拳協會”主任指導中野春美女士、副主任高谷寬先生,以及石島清光、曾我忠弘、森田育利、安東尼、古賀榮子等皆多次登門求學,並回國後廣泛傳播。日本武林尊稱洪均生先生為“太極巨星”,成立了“洪均生太極拳研究會”,專門研究他所傳授的拳理拳法。
洪均生先生穎悟過人,博覽強記,工書法,通音律,善詩詞,文武兼優,以深淵的學識和武學修養,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方法研究陳式太極拳理法。他結合生產勞動習慣動作,就近取譬,使學者易於領悟;又常現身說法,親于學者試驗,使學者如步入一座取之不竭的寶庫之中,越學越明,越學越深,越學越愛,有欲罷不能之感。確是一位難得的明師。
說到他寫書,確實不易。第一稿未半,正逢1961年自然災害,他患了偏癱之疾,生活極其艱難,幾乎無法支持。幸受著名學者劉子衡先生支持鼓勵,才決心克服困難,勉力續寫。後雖病癒,然三次易稿都是在多年居住的幾平方米一間陰暗潮濕的棚屋裏趴在床上完成的。直到1988年方才定稿,名曰《陳式太極拳實用拳法》。
此書遵照陳發科先生講解的實戰技法,以陳鑫先生的“纏法”即螺旋運動力學原理為依據,引證前人之學說,創前人之未有。
書中對每一個動作均作了詳細解說,因為每一個動作都有規範,“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必須做到“無過不及”。是以將每一動作在公轉上的正旋、反旋,自轉上的順逆,腳的步法,手的位置,手心手指的方向都一一說明,使學者真正理解陳式太極拳之真諦。
書中注重技擊實用,不空談意、氣。因為每一個動作都是攻防的著法,為“知己知彼”,便將對方的位置、著法一一說明,以便學者做到“練拳時無人若有人”,才能在“交手時有人若無人”。
洪均生先生以畢生精力研練陳式太極拳理法,又能熟識各家太極拳理論,融會貫通、結合教學實踐,驗證前人學說,有新的創見和解釋,糾正了一些不正確的觀點和誤識。他繼陳鑫先生之後,在闡述陳式太極拳理法上作出了新的貢獻。他根據陳鑫先生的纏法理論及實用拳法,結合對立統一法則和力學原理進一步闡發了陳式太極拳理論。
例如,他根據“腰為車軸”、“立如平准”的原則,提出陳式太極拳要求隨遇平衡,步法不變,重心不能前後移動、搖擺,只能在左右旋轉。重心的位移只能隨步法的變換而移動,糾正了“重心全部移於某腿”的錯誤。
又如,他首次提出手法上的公轉與自轉,公轉的正旋、反旋,自轉的順逆以及腿部纏法的具體要求;詳細闡明了每一動作公轉與自轉配合的角度,解決了《陳式太極拳圖說》未能闡述的問題。
再如他對雙重作了科學的解釋,指出雙重之病為前手前足同實,或後方手足全實,便為雙重。前面雙重,必出頂勁;後面雙重,又必出丟勁。欲做到不犯雙重,不丟不頂,全在周身上下相隨的螺旋運動,變化的方向及時間恰到好處,無過不及。
另外,他首次提出眼法上也有虛實之分,並主張目視固定目標(對方),糾正了原來練拳時“眼隨手運”而不符合實用的眼法。因為眼是傳達信號的器官,又是指揮全身運動的“先行者”,所以眼應注視目標所在,而身、步、手隨之運動。即變換身步手法的運動時,莫不以眼所視的方向為准。
眼應平視目標,不可偏高或偏低。如須向某方向轉身進步,眼光則轉向某方;如步法不變,眼應視某勢中手的最後一個動作的方向。
又,眼注視的目標為點,點的內外為面,面的界限約150°。拳論說“左顧右盼”,顧的就是點,為實;盼的就是面,為虛。因此在左顧的同時,也有右盼。顧盼不但是為了指揮自己的動作,而且是為了觀察對方的動作,以便於隨敵動而變化。同時,也應觀察到時地形和周圍環境的情況。
這些理論都是創造性的,為後學研究陳式太極拳指明了方向。
洪均生先生為人坦蕩,虛懷若谷。在太極拳理法探討上主張展開討論,堅持真理。他所寫的文章涉及到有關著作和個人,都地說出自己的意見和看法。這種精神是可貴的。
陳式太極拳法以技擊性強聞名於世。洪均生先生十分重視陳式太極拳的技擊性和實用性。特別對陳式太極拳的核心--纏絲勁進行了全面深刻的研究,並創造性地論述和實踐了眼、身、步、手武學理論,以及纏絲勁螺旋運動的公轉與自轉的運動關係,強調眼身步手方向角度的密切配合,做到了“無過不及”,以此在拳法中更進一步地體現柔化剛發,精拿巧運。如運斤大匠,解牛庖丁;妙造自然,不著痕跡。
洪均生先生秉承師訓,拳架在嚴格遵守陳式太極拳纏法的原則下,以技擊實用為本,與眾有別,行拳縝密、端嚴、輕靈、沉著、超逸、含蓄、雍容、雋永、自然,纏綿之處見雄渾大氣,可謂無心成化,不著痕跡,其大無外,其小無內。此心法耐人尋味無窮。
洪師九十大壽,我請著名書法家劉惠民(號老雲)先生書雲:“翩若驚鴻,宛若游龍,圓轉如意,中有權衡,大家風範,威而不猛。”頌譽洪師拳法,作為大壽敬獻。
洪師精通詩詞,從美學的角度闡釋太極拳視覺美的真諦,以詩的形式對太極拳法、技擊美學做了高度統一的描述,寫出了陳式太極拳“拳品”十三篇,創造了用詩的語言評論“武藝高低亦人品為准”的武學思想,開導了太極拳美學崇德的先河,前無古人,後啟來者。
1995年5月初,我和弟子劉洪利、陳廣友、張新建等人再度赴濟求師指正拳法。蒙師談技說法,盡心指點,並親手教我實戰,這于我對陳式太極真諦之領悟乃一次質的飛躍。(卻萬萬沒有料到這竟是洪師最後一次傳我技法!每想到此,淒然淚下,如刀割身,悲痛欲絕!)
在濟期間,一日洪師講解散手與推手,他老人家一高興離座站起,要我與他試驗散手技法,並要我隨意進攻,不拘成法,當時,我深信老師拳法高超,然總歸年高九旬,我怎能與老師較拳?猶豫不決間他似看透了我的心思,笑著說:“你隨我三十餘年,我看你最近功夫長進了沒有?”接著又說:“你不要有任何顧慮,只管放心來攻,否則陳式技法怎能進一步領悟?”我考慮再三,心想用一個兩全之法,就是以虛手引化、保持距離,即安全又能展示自己的功夫,且不負洪師之意。誰知一交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兩全之法只剩下一全了--
當時我以左手虛晃洪師面門(防則虛,不防則實),同時進右步,速發右拳,直攻胸前,本意拳到他胸前寸許停住,察其變化,以防不測。卻沒料到他隨勢進身,破壞我保持的距離,同時以右手外側接我右拳。說時遲,那時快,我被打了一個後空翻。洪師身法速度之快,手法之妙,無與倫比。我僅覺得發出的右拳好像碰到了一個飛轉的輪子,身不自主地翻轉過去。要不是洪師當即抓住我的手腕,還不知摔倒跌傷是什麼樣子呢。真不可思議!我一身冷汗順身而下。旁觀者齊贊:“精彩,漂亮!”並說我化解洪師招法的“後空翻”之翻轉動作既快且美,卻從來沒見我平常練過,問我是怎麼練的。我搖了搖頭,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道:“近乎道,神乎技矣!”大家聽後面面相觀,不知其裏。我以實告之,相與大笑。
洪師致力於太極拳理法的研究,功誠之深厚,理法之縝密,均目前少見。但他非常謙虛,有古君子之風,總是謙稱自己是陳發科先生不成材的老學生,即使在學生面前也從來不誇自己。我從師三十餘年,只有一次聽洪師說:“人來攻我,讓他仰跌、前撲,必須預期效果;甚至與真正敵人交手,不但要他折胳膀,斷腿亦不難,就是要他死,也不會離開一步。”當時我雖相信這話絕非誇大,但如何使人仰跌、前撲,我卻還不瞭解。後來我學習有關力學規律,又聯繫陳式拳法,聽洪是由詳細解說,才明白到重心問題。前傾是重心從背後上升,形成前面雙重;後仰是重心從胸前上升,而成後面雙重所致。這如同人們不小心踩上西瓜皮而仰跌、絆著石頭而前撲是一樣的道理。
這些道理講起來都好理解,但練到身上,做起來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目前習太極拳者之多超過任何時代,但能明拳理、功夫練到身上的為數太少。名師好求,明拳理有功夫的“明師”難找。同理,明拳理有功夫的明師,想找一位有天資肯下功夫的學生也不容易。
我從1964年拜在洪師門下,蒙師言傳身教,情如父子。我每次到濟南洪師都從嚴、從難、從實戰出發親傳拳技,不厭其煩一一講解。然言猶在耳,師已西去(洪師於1996年1月23日去世)!使我至今愧負我師期望,永為最不成材的老學生,不勝內疚。我以一個太極拳迷戀者,能對此拳理精法密,略窺門徑,無一非我師所賜。每念恩師,永銘難忘。願將吾師所授公諸同好,並把恩師遺著公諸于世,永久紀念我師。
窗外簌簌落下陣陣秋雨,舉目看到牆上懸掛恩師親書的“學無止境,不負師望”遺訓,感慨萬千。我以“秋雨同作悲淚,遺訓永是家風”為座右銘,老師永遠在我心中!
以後無論我到什麼地方,都把老師的遺像放在案頭。這遺像看上去有幾分嚴厲,有幾分慈祥。每當我研練拳法有所得時,總感到先師露出慈祥的笑容,似欣慰、似鼓勵;每當我有所懈怠時,又總感到先師露出嚴厲的表情,似批評、似鞭策。先師這嚴厲又慈祥的表情永遠銘刻在我心中……

 

最近更新在 週三, 23 八月 2017 23:11
 
Copyright © 2017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
Joomla!是基於GNU/GPL授權規定的自由軟體.